• <tr id='BDnAHk'><strong id='zG3Y3y'></strong><small id='v4GMTP'></small><button id='dqmmB7'></button><li id='lWdqW2'><noscript id='xfLk0r'><big id='8dbHDk'></big><dt id='gjdC86'></dt></noscript></li></tr><ol id='qmzEbz'><option id='nMD9cq'><table id='LhEZdV'><blockquote id='7gYlyq'><tbody id='4bJALs'></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1Ffd7'></u><kbd id='Q1Ogn0'><kbd id='CvasMw'></kbd></kbd>

    <code id='ewREeF'><strong id='LJOTHw'></strong></code>

    <fieldset id='HmdmVu'></fieldset>
          <span id='DrQn86'></span>

              <ins id='tZcpjz'></ins>
              <acronym id='4E7PXb'><em id='dzxPEN'></em><td id='g0Ebgn'><div id='6zJMp0'></div></td></acronym><address id='oRoKAi'><big id='OiJ5cf'><big id='mAzD8K'></big><legend id='x4sCi8'></legend></big></address>

              <i id='5tATgC'><div id='UEgsBC'><ins id='Fw0whg'></ins></div></i>
              <i id='BfvmXF'></i>
            1. <dl id='94LjU7'></dl>
              1. <blockquote id='NEE8Ft'><q id='4MAIiu'><noscript id='u16wP2'></noscript><dt id='HgKPMC'></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N3n4y'><i id='Sg2GtK'></i>

                 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2020-04-10 03:27:31

                不收号,大量现货 欢迎对接 客服微信:13713959413

                  

                  

                中国检方实行“捕诉一体” 提速内设机构改革进程


                  

                  中新网杭州4月9日电 (李京泽)“仓廪实知礼节,衣食足知荣辱”,当民众物质生活得到了满足,如何从供给侧满足他们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等方面的更高水平的需求?近年来,不断推进的内设机构改革是中国检方对问题的回答之一。

                  “捕诉一体”是内设机构改革后的重大变化,这一办案机制让检察机关同一职能部门的同一承办检察官或办案组负责同一刑事案件的审查逮捕、审查起诉等工作。在浙江省市级检察院,“捕诉一体”已为检察工作带来显著变化。

                  提质增效,凸显司法责任

                  浙江省检察机关“捕诉一体”改革在2019年4月全面铺开。“同质化的重复性工作减少,办案效率一定会提升”,这是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黄生林在改革后最直接的想法,2019年年底统计的一组数据证明了他的推断。

                  数据显示,绝大多数基层院在改革后审查起诉期限均有不同程度的缩短,如婺城区院、平湖市院审查起诉平均用时从改革前的46.5天和27天,分别缩短至改革后的14.5天和14天,前者办案时间缩短近70%,后者近50%。

                  提速的同时,为防止案件质量出现大的波动,检察机关强化了案件质量管控。全省2019年不捕率27.23%,不诉率18.3%,均比上年度进一步提高。

                  对此,黄生林解释说:“基于‘谁批捕,谁起诉’的办案模式,检察官从审查逮捕阶段到审查起诉阶段的司法责任进一步凸显,倒逼办案质量进一步提升。”

                  介入提前,监督向后

                  2018年,玉环市人民检察院率先在全省内实行“捕诉一体”改革后第一天,受理了一起“零口供”贩毒案,其中被告人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到审查逮捕都拒不认罪,又因缺乏客观证据,使检察官陷入捕与不捕的两难境地。

                  在改革前,检察官可以做存疑不捕处理,但“捕诉一体”的制度设计倒逼检察官必须提前介入案件审查,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工作。检察官向公安机关罗列了详细的补证清单,基本证据在审查逮捕期限的最后一天到位,被告人被批准逮捕。

                  同年,在一起层层回扣的“六合彩”赌博案中,检方进行了“捕诉一体”改革将司法监督向后一步的探索。玉环市人民检察院在受理被告人赌博罪起诉时,自行补充侦查,确定了被告人还将赌博回扣上报给上家被告人的事实,对后者以非法经营罪进行追诉。一起最初涉案金额5万元的赌博案牵引出一条犯罪链,金额升至千万级。

                  办理此案的检察官林维国说,“捕诉一体”之后,检察官从逮捕阶段就要转换角色,拥有将案件办到底的心态,他和同事们都经历了这一转变。

                  协调整体,有权不“任性”

                  “捕诉一体”改革之初,一些学者曾质疑检察官集批捕权、诉讼权于一身,会不会出现滥用权力的情况。

                  玉环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云岳表示他之前也有过这样的顾虑,在改革后人大加强了对检察官工作的监督。他们公开随机摇号选取检察官进行评议,该项工作包括抓取一定数量的受理卷宗进行阅卷,走访当事人,开展工作座谈会,进行无记名评议。“事实证明,人大常委会、人民代表对检察官的工作是充分肯定的。”陈云岳的担忧被检察官们的表现隐去。

                  邱旭峰作为玉环市公安局法制大队大队长与检方合作多年,他说“捕诉一体”后,一个检察官经办让捕诉意见更加统一,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的对接更加便捷。并且检察官在审查逮捕阶段就按照庭审证据标准提出审查意见,更有全面性,针对性。

                  玉环市人大代表、浙江博日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孙平也有相同感受,他表示,改革之后律师可以找直接经办的检察官交换意见,解决了原来在批捕部门和公诉部门两边跑的问题。

                  台州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杜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实行“捕诉一体”改革后,检察院案多人少的问题得到了改善。同时,它简化了刑事检察工作,把更多资源留给民事检察、行政检察、公益诉讼,使四大检察全面协调、充分发展。这是他作为一名基层检察官,在内设机构改革中的真实所感。(完)

                【编辑:白嘉懿】



                相关报道:微信号购买,微信号批发_买微信号_微信号出售
                相关报道:微信号购买,微信号批发_买微信号_微信号出售
                相关报道:微信号购买,微信号批发_买微信号_微信号出售
                相关报道:微信号购买,微信号批发_买微信号_微信号出售
                相关报道:微信号购买,微信号批发_买微信号_微信号出售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Fatal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cache_end() in /home/www/wwwroot/fiLertek.com/index.php on line 20